您的位置: 润州新闻网 > 摄影作品 >

朱德群的抽象画与市场

2021-06-01 02:16来源: 作者:润州新闻网
朱德群 盛世雪 油画画布(三联屏) 193×384.7cm 1986年作 香港苏富比2021春拍中以2.29568亿港元成交 在4月底刚刚结束的202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一幅朱德群1986年创作的抽象三联画巨制《盛世雪》以2.295亿港元的天价(折合人民币1.93亿元),刷新了其个人拍卖纪录,成为春拍中的一大亮点。朱德群的艺术人生是怎样的?他的抽象绘画从何而来?其抽象画特色是什么?近年市场行情如何?未来是否仍然具有上升空间? / 朱德群的艺术人生 / 朱德群(1920-2014),原名朱德萃,1920年出生于江苏徐州萧县白土镇(现属安徽)一个具有文化修养的医生世家。祖父朱汉山、父亲朱禹成以行医为生,也都喜爱书画。父亲闲暇时常作画自娱,朱德群从小就受到艺术的熏陶,随父习画,临习书法。家里收藏的书画,成为他的启蒙教材。1935年投考杭州国立艺专,因当时中学还没毕业,就用堂兄朱德群的毕业证书报名,这个借来的名字从此伴随一生。 1941年朱德群从国立艺专毕业,1945年任教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1949年到台湾,任教于台北师大艺术系,1955年离台赴法国深造,从此画风大变,由具象转向抽象,开始自己个人绘画艺术上的新探索与实验,最终形成了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浪漫主义抽象画风。1958年在巴黎举办首次个人画展,1964年获邀参加美国匹兹堡卡内基博物馆的“现代国际画展”,1969年参加巴西圣保罗第十届双年展。 1987年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主办“朱德群回顾展”,1997年法国外交部举办“朱德群近作展”在北京、香港、台湾巡回展出。2000年在上海博物馆、广东美术馆举办油画个展。1980年入籍法国,1997年当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成为该院成立200多年来的首位华裔院士,这是对朱德群绘画生涯的最大肯定。2003年,朱德群将自己一生最大的画作《复兴的气韵》,捐给上海大剧院,实现了他“要把最大、最好的作品回馈给祖国”的愿望。 / 具象在前 抽象在后 / 其实,早在画抽象画之前,朱德群就具有非常高超的油画写实功力,他1957年参加巴黎春季沙龙以《景昭肖像》获银牌奖,这件作品以细腻逼真的写实技巧,描绘了他的太太董景昭,人物恬静雍容,衣饰华丽贵美,具有古典的东方美,难怪被人称为“东方蒙娜丽莎”。放在今天,我们还惊讶当时的朱德群居然有如此高水平的写实造诣!可知,在30年代的杭州国立艺专,朱德群曾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功底,为他后来的抽象艺术变革做好了铺垫。 20世纪50年代末,初到巴黎的朱德群受到当时欧洲流行的抽象绘画的冲击,决心彻底抛弃以前的绘画风格,由具象而转向抽象。最初50年代末,朱德群受抽象派大师尼古拉·德·斯塔埃尔的影响较大,用画刀分割画面,是这一时期的风格。进入20世纪60年代后,朱德群开始以大面积的红色主导画面,穿插一些粗壮有力平直的黑线,此时的朱德群,尚未找到中西绘画完美融合的契合点,画作给人的感觉稍显压抑、生硬。 20世纪70年代,朱德群的抽象画成功转型,他以书法为先导,将中国画用笔的自由、灵活、飘逸成功运用到了油画中,使得画面的色彩不再是粘稠静止的,而是轻盈流动的,充满了一种强烈的律动感,色彩上也不再以红色为主,而是更加多元,蓝、绿、黄成为主调。大自然成为他表现的对象,山川、河流、小溪、云海都在他的抽象画中出现,阿里山的风光、瑞士阿尔卑斯雪山都进入了他的画中,他的抽象画再也不见了生硬的线条,而是遍布着欢快灵动的色彩精灵。 进入80年代,朱德群的抽象画更加成熟,他把西方的色彩与书法的抽象线条完美结合在一起,熔铸成崭新的抽象绘画,画面充满半透明的色彩,笔触与肌理也与中国画暗合,而这些恰恰是中国画所具有的特点,令西方画家高不可攀。正如吴冠中所评:“朱德群的抽象画不受远景近景具体物象的约束,他竭力追求深远的空间感与具体笔墨的韵律相结合,使纵深感与形象性都得到最充分的发挥。”晚年的朱德群,更多使用三联画的形式,画作更抒情浪漫,更自由大胆,更无边无际,创造出自己的梦幻、深邃、美丽的抽象世界。 / 朱德群抽象画的特色 / 朱德群的抽象画,具有浓厚的中国艺术基因,与中国古代山水画与中国书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朱德群认为,“油画的民族画与国画的现代化,其实是孪生兄弟,当我在油画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将它移植到水墨中去,有时倒相对解决了。同样,在水墨中无法解决时,就用油画来试试。”其抽象作品中的笔触与肌理效果,同中国绘画中的写意与泼墨有异曲同工之妙。西方评论家普遍认为,朱德群的抽象绘画具有鲜明的中国水墨韵味,这一点是没有说错的。 朱德群的绘画特点,正如他在荣膺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的讲演中所说,“其结果是我的画布上获致这样的绘画语言,亦即色彩与书迹,它们同时趋向相同目的——唤起光线、形态和律动!”亮丽而变化莫测的光线,是朱德群抽象画的一大特色,他的画作总留有一块亮眼的光线,或中心或边缘,但亮丽之处夺人眼球,这是他1970年观看伦勃朗画作对光的巧妙运用而顿悟到的,他曾说“伦勃朗画中的光,使他的画更显深刻、雄浑和结实。” 色彩绚丽,是朱德群抽象画的一大特色,他的画比赵无极用色更多、更亮、更艳,鲜艳的黄、绿、兰色,在他的画中成为主色,在他的画前,你总能被奇幻的色彩所震撼。朱德群的抽象画常常给人感觉行云流水,因为他把色彩当成毛笔,在画布上尽情挥写,使色彩不再是西方画家常用画刀表现出的效果,而出现一种从未有的中国式的挥洒用笔,这是西方画家所做不到的,朱德群将自己草书中的用笔,转嫁到抽象画中,使色彩具有了一种中国写意式的律动与节奏。 朱德群的抽象画,具有东方艺术的细腻温婉与西方艺术的热烈粗狂,是个结合体。吴冠中评价朱德群的抽象画:“远看西洋画,近看中国画。”可谓恰如其分。朱德群的抽象画,外表是西方的,但内核却是中国的,中国画与中国哲学的精神都隐藏其画中。朱德群的抽象画,甚至与宋代山水画有某些暗合之处。朱德群的画充满诗意,他认为“抽象画里是有诗词和音乐性的”。朱德群晚年写书法,落款都题“天门居士”,可见在骨力里他还是一个中国人。 / 朱德群抽象画市场行情 / 朱德群的抽象画市场行情,近几年时有高价诞生。201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959年作《红肥绿瘦》4979.7万元成交。201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1967年作《第268号构图》以6601.5万元成交。2019年香港佳士得春拍,1966年作《第229号》以3317.3万元成交。2019年香港佳士得秋拍,1982年作《晴》以2696.1万元成交。2020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983年作《自然颂》,以1.03亿元拍出。202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1987年作《白色森林之一》3599.7万元成交,1965年作《第195号,春临之际》3088.5万元成交。 在国内,朱德群的抽象画上拍数量很少,行情难与香港比肩。2018年中国嘉德春拍,1959年作《构图第16号》977.5万元成交。2019年嘉德香港春拍,2006年作《扩张》以976.4万元成交。2019年保利香港秋拍,1987年作《地心深处》以1070.2万元成交。2020年10月北京保利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1990年作《和谐》以1322.5万元成交。2021年保利香港春拍,《深度的共鸣》455.2万元成交。2021年中国嘉德香港春拍,《潭影空人心》139.2万元成交。 可以看出,成交超过千万元的不多。 朱德群的抽象画虽然拍价不菲,但是在“留法三剑客”中,与赵无极和吴冠中相比,行情还稍显逊色一些。朱德群身为近代中国抽象表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作品既具有西方绘画现代与浪漫的外表,又不乏中国画传统与古典神韵的内核,是中西合璧的典范,虽然目前他的画作屡有高价,但是未来其抽象画仍有不小的上涨空间。特别是在内地拍卖,随着藏家对抽象画的逐步了解,朱德群的画作有望进一步升温。
上一篇:艺术如何助力乡村振兴
下一篇: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等名人纷纷致贺 黄建南艺术展未展先热
最新资讯
热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