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润州新闻网 > 摄影作品 >

薛寒冰:在网络中找寻艺术与社会的平衡

2020-10-07 02:16来源: 作者:润州新闻网
【编者按】在当前的直播热潮之下,书画艺术直播也风起云涌,其中颇多大有收获者。有相关人士指出,在直播中售出的艺术品多是质低价廉的行画,甚至不具艺术性和收藏性,专业人士也普遍不愿自降身价参与其中。但又不可否认,这种以走量取胜的行画有着一些市场,由此也引发思考,公众对艺术的审美和对艺术品的消费情况如何?行画在直播中的走俏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原因,以及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本期时评对此展开讨论。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艺术与社会建立联系的特殊方式,在我们这个信息量爆棚的网络快餐时代,什么都是迅速的,网络的便利留给我们带来的思考是短暂的,我们似乎已习惯了一种填鸭式的接受信息的方式。同样,面对这个流量为上的互联网时代,艺术与社会通过网线得到了最快的连接。 如今,接受文化教育已经不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当人人都能接受现代教育的时候,并不代表人人都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如同当人人都不是文盲的时候,美盲也并非不存在了一般。我们总能听到这样的呼声:不要做一个美盲。虽然前有蔡元培、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人的美学普及和启蒙,但是放眼全国,美学对于大众的普及依然是薄弱的。 网络带给我们最直接的影响,便是我们已习惯了网络给我们想看到的东西,于是我们理所应当地认为事实就是如此。网络丰富了我们的脑海,宛如水果店用水果包围我们,纵然不费丝毫力气而俯拾即是,可我们是否要学习一个刚刚睡醒的人,用些许“羸弱”的胃口来面对网络上给我们带来视觉震撼的艺术,以及一轮轮犹如地毯式轰炸的图文链接呢? 因为网络的便利,直播带货成了一个热点词,气质绝佳的美女主播、充满吸引力的待卖货物,说着押韵快速的广告词,几分钟内商家就能秒杀掉大批货品,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有效的销售手段。可是,我们的书画作品也需要这样吗?对于书画作品买卖来说,这似乎也是一种可以带来一定收入的好方式,但是在这种买卖的背后,如果大谈艺术精神、文化背景似乎就有些纸上谈兵了。我们常看到艺术商人在书画市场中的辗转反侧,思考哪些画作可以给他带来切实的利益,但是一个有学识修养的人则会思考哪张作品真正有学术价值,这是两种思考方式。 我们又能如何要求现在这个快餐化的时代中,人人都具艺术底蕴呢?人人都能欣赏艺术,但不是人人都能了解艺术背后的故事,这也是一个艺术与社会之间需要平衡的问题。当然,艺术创作应该具有公共性,毕竟艺术不能仅仅存在于艺术家个人的画室和收藏家的珍藏里。 艺术不管如何发展,不管网络的时代如何变幻,首先一条就是不能脱离群众而存在。“艺术的艺术”是给懂艺术的人们看的,“社会的艺术”是给普通大众看的,我们无法要求一个普通的民众也具备高深的美学涵养,对于画作的真谛可以“之乎者也”地说个条理清楚,我们也无法让一个观者能够读到身为艺术创作者的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中究竟是怎么思考的。 所以,在网络时代,我们也需要艺术创作者在网线连接的社会与艺术之间寻求一个相对的平衡。
上一篇:中国水墨九绝作品赏析
下一篇:杜洪毅:直播卖画有助艺术市场繁荣
最新资讯
热文排行榜